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展台 > 文学作品

文学作品

乐清文艺 |忆一段“故事家”的荒诞故事
作者:贾丹华  来源:  点击:

1515546909(1).png



    1988年8月,乐清民间文学三大集成办公室出版了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乐清县歌谣、谚语卷》(31万字的精装本)。值得一提的是,著名作家、《北京文学》主编林斤澜先生,著名书法家、上海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徐伯清先生先后为此书扉页题词。他俩都是大家,名闻遐迩,墨宝十分难得,如今已成为雪泥鸿爪,弥足珍贵。翌年(1989年)6月,出版了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乐清县故事卷》(45万字的精装本,贾丹华主编)。时任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、常委陈法文同志,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副主席、温州市文联主席吴军同志为此书扉页题词,乐清县县长、县委副书记屠锡清撰序,为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乐清故事卷》增光添彩。

    《论语·学而》曰:吾日三省吾身。在回顾民间文学三大集成工作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,我必须清楚地认识到,在这项历时近二年的民间文学三大集成工作中,吸取的经验教训也是深刻的。我必须“三省吾身”,警钟长鸣,牢牢记取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“猿人故事案”的经验教训。

    现将所谓“猿人故事案”中有关的“猿人故事”情节简述如下(为慎重起见,以免李四祖先的后裔再次受到伤害,以下叙述特地对其中有关的地名、人名等方面作了技术性处理)——

东海之滨乐清湾畔,某年某月某日,在某地荒山上发现一座古墓,古墓里发现了类似中国猿人的头骨等残骸。于是有好事者觉得好奇,据此挖空心思,展开想象的翅膀,演绎杜撰了一个荒诞不经却极其富有人情味的“猿人墓”故事:


    很多很多年之前,李四祖先开船到遥远的海洋上打渔,突然狂风恶浪肆虐,渔船被打散了。李四祖先紧紧抱着一块破船板,漂流到大洋荒岛上。因饥寒交迫病得气息奄奄,幸被荒岛上的一个“女猿人”用草药救活,并到山林间采摘野果让他充饥果腹。

    后来他们一起生活,互相产生了感情而结婚,还生了一个孩子。但李四祖先牢牢不忘自己的家乡乐清湾,时刻盼望着回到自己可爱的家乡。有一天,李四祖先翘首望到大海不远处有一只帆船在航行,于是举双手拼命呼喊求救。帆船船主闻声驶来,收留了李四祖先和他的孩子,但就是不肯让那位身上有毛的“女猿人”上船,硬强自将帆船驶离岛岸。李四祖先替“女猿人”向船主苦苦求情未遂,放声痛哭,泪流满面。岛岸上的“女猿人”哇哇哇地喊叫着,急忙不顾一切地跳下海,拼命地泅过来泅过来……冷不防,一阵狂涛猛卷过来,将“女猿人”淹没了。李四祖先欲救无能,生死离别,无可奈何……

    几天后,乐清湾某渔村海边,飘来一具身上有毛的无名尸体。李四祖先立即去辨认,发现这正是那位重情重义不幸殉难的“女猿人”,于是向亲眷借了钱,在海边山丘上造了坟墓,挥泪将她安葬……因此当地人称之为“猿人墓”……多少年后,李四祖先在海岛上生来的那个儿子,身强力壮,足智多谋,在历次保家卫国的战役中成为民族英雄,其后代兴旺发达,涌现了无数杰出的文武人才。


    这个有鼻子有眼的传说当然是虚构的,因为“人猿相挹别”,在漫长的历史进化过程中,猿人早已转化为人类了。人类不可能与远古时代的猿人相遇、相处、相爱,结亲生子,但由于上述故事中含有凄美动人的爱情、爱子情节,而受到民间故事家崔宝珏先生重视。宝珏兄是我的文友,是当地著名民间故事家,就添油加醋地将这个传说整理成二千字左右的故事《猿人墓》,还特地添了一条李四祖先后裔如何如何光宗耀祖的“光明尾巴”,并向我们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编辑部投稿,我们收到后就采用了。

    翌年,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乐清故事卷》(初审版)清样印出来以后,一传十,十传百,自然而然地传到李四祖先的后裔手里,一石激起千层浪,掀起了一场风波。其孝子贤孙们认为《猿人墓》侮辱了他们的祖先,表示要集体告状,一定要求追查故事幕后黑手,必须严厉惩处。有人分别到我和老崔家乡“查三代”,发现我俩家庭出身均属“黑五类”(指: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),于是上纲上线,大做文章,撰写、印刷了一篇题为《〈猿人墓〉是一株反党反人民的大毒草》小字报分发出去。内中说到,贾丹华和崔宝珏是一棵黑藤上结出的两个毒瓜,炮制毒草,借机攻击我们贫下中农,等等如此之类过激的话。在此同时,李四们三五成群,有时十多人甚至几十人找上门来找我辩论说理,甚至说要揪我到李四家乡去检讨,接受贫下中农“再教育”(我的一位姓李的老同学是那个村里的,急忙秘密捎信说:你千万别来呀!如果来了,万一出现安全问题,我也救不了你……)。我妻获悉此事,如惊弓之鸟,日夜忐忑不安,担心我会摊上大事。她愁眉苦脸地说,若被闹掉“文联副主席”职务倒是小事,但千万别砸掉你得之不易的“铁饭碗”呀!胆小怕事的拙荆就去求神拜佛,祈祷菩萨保佑我平安无事。

    后来经过有关部门斡旋,由宣传部副部长郑邦松牵头,老作家(文联顾问)洪禹平、文联主席许宗斌出面,约请双方代表坐下来调解,协商解决纠纷。宗斌兄是一位有文人良知的作家,他担心我人身受到意外的损害,开始叫我尽量回避见面,后来有必要见面时又吩咐我要做到“高姿态、低身段”,我当然洗耳恭听,心中有数。洪禹平、郑邦松等文化人十分理解党的文艺政策,都很通情达理,一致认定《猿人墓》不存在什么政治问题,不能用“文革”思维上纲上线,但可以在学术方面探讨、反思,奉劝李四后裔们冷静、息怒。幸好一位离休老干部李老同志(系李四先辈的后裔)闻讯,马上赶来“泼水救火”,终于平息了这场风波。此案结果有惊无险,作了两项决定:一是将在即将正式出版的《中国民间文学集成·乐清故事卷》中删去这篇有争议的《猿人墓》;二是叫我和崔宝珏进行书面检讨,并在适当范围内张贴。我当然愿意接受这个合乎情理的决定,然而实在委屈了故事搜集整理者崔宝珏。他看重朋友情谊,担心此事会影响我这位主编的“铁饭碗”及声誉,自告奋勇地主动承担第一责任,令我感激不已。崔宝珏当时拍着胸脯说:“这份检讨书签名,将搜集整理者我崔某的名字放在前面吧。我是揹板耜(锄头)修地球的农民伯伯,怕谁会来开除我这份苦差使?”因为那时候写稿没得一分稿费,所以有人用乐清俗话取笑崔宝珏:“老崔,你吃也没得吃,鼻头却打吤墨里炭黑。”崔宝珏哭笑不得。

    见“义”勇为,敢于担当的宝珏兄不久前不告而别,挥手仙去了。联想到满腹锦绣却生不逢时的宝珏兄,联想到他那备尝风霜的坎坷人生,我扼腕唏嘘,悲痛不已!乃撰挽联如下,以表哀吊——


郁郁雁山泣泪挽人杰,几度风霜炼傲骨;

滔滔瓯水酿酒祭鬼雄,一腔热血铸诗魂!


copyright© 2010-2015 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浙江乐清文化馆版权所有  浙ICP备16020396号-1  电话:0577-57123905  传真:0577-57123906